早在一周前,禾苗局就接到通知,上面有一个相当份量的头头,将在几日后前来视察工作。

一时间,局里上下动员起来。从接待规格,到汇报层次,细节敲定等等环节,都做了精心准备。局里头头绞尽脑汁,生怕遗漏疏忽了任何细节。为了营造高规格氛围,办公楼外墙悬挂了十几幅显示行业风采的巨幅标语,楼道里布满了各色展板;会议室里,视频汇报片,反复调试了再调试。

大头头将至的前一晚,全局上下差不多忙了一个通宵。为检验准备工作的实际效果,禾苗局的上级还派员进行了现场模拟指导。由上级派员扮演"大头头"提出问题,禾苗局的头头现场作答。

上级派员问:"你们局的业务重点有哪些啊?"

禾苗局头头背书似的道:"嗯,概括起来,我们局的重点是一快二稳三坚持。一快就是……二稳就是……"

上级派员问:"今年来,你们局主要成绩有哪些啊?"

禾苗局头头道:"报告某长,我局以……为中心,以……为抓手,坚持……不动摇,狠抓……落实……"

上级派员说:"好,好,不错,就这样,再注意细化一下相关数据;还有,要注意语速,不要太快。"之后,上级派员又对陪同彩排的职员道:"今晚彩排就到这,大家抓紧休息,离大头头到来,还有不到五小时了。"

禾苗局所有陪同准备的人员一看表,天哪,已经是凌晨四时半了,再有两个小时天就亮啦。

所有人拖着疲惫的身心,各自回了办公室,想尽快趴在桌上打个盹。

到了当日早晨六时半,食堂提前开饭。全体职员狼吞虎咽,草草吃了早餐,尔后抓紧回到各自岗位,准备迎接*大*人*物的莅临。

上午九时余,禾苗局迎接的大头头,终于在全局职员诚惶诚恐的期待中到来了。

大头头气质儒雅,面露微笑,在办公楼前,他向迎接的全体职员挥手致意。在局里外聘的宣讲员的引导下,大头头从一楼到三楼的展板前,听了女宣讲员的讲解。到了四楼会议室门口,女宣讲员住了嘴,上级陪员和禾苗局的头头赶紧请大头头入上座。大头头坐定后,禾苗局的头头恭谨道:"某长,我们准备了一段视频汇报,请您先看看吧?"

大头头点了点头,默许了禾苗局头头的请示。于是,工作人员打开了电视,屏幕上很快展示了禾苗局全景图及片头序幕。可是,刚刚播放了三十余秒,电视突然黑屏了。刹那间,禾苗局头头的脸霎时白了。他紧张地问工作人员小白:"啥回事?"

小白道结结巴巴道:"可,可能停电了。"

这时大*人*物发话了:"没事,停电也不影响我们工作嘛。这样吧,不看视频汇报了,我们就听听口头汇报,好吧?"

禾苗局的头头慌乱中,看了看上级陪员的眼色。那上级陪员明显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。

"行吧,那就抓紧汇报吧。"上面来的大头头温和催促道。

"好的,好的," 禾苗局的头头紧张道。

哗啦,哗啦,禾苗局的头头哆哆嗦嗦翻到了厚厚的汇报稿的首页,略显局促道:"某长,某某工作组的各位冒号:大家好!欢迎各位冒号莅临我局检*查*指*导工作。我谨代表全体干*部*职*工,对某长们的到来,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地感谢!下面,我就我局今天以来的工作情况向各位做下简要汇报。一、基本情况……"

禾苗局的头头刚读到这,上面来的大头头这时发话了:"苗某长啊,时间有限,咱们就不照本宣科了,还是口头简要汇报下重点情况吧!"

"嗯,好,好,这个,这个,嗯,今年,今年来……"

听到这里,大头头有点不悦了,他问苗某长:"截至目前,你们局完成了全年任务的多少啊?"

"嗯,嗯,有,有百分之三十、四十了吧?"

"具体是多少,没有确切统计吗?"

"这个,这个,还没,没……"

"那么,我再问你,苗某长,你们局今年工作的重点难点是什么?"

"嗯,这个,这个,是这样……"

看到苗某长吞吞吐吐、欲言又止的样子,上级陪员坐在一旁气得直翻白眼、攥紧了拳头……

此时,大头头又接着问苗某长,"苗某长,你们局今后的工作打算是什么?"

"嗯,我们局将,将……"

经大头头的一再追问,紧张的苗某长脑子一片空白,已经全然忘记了昨晚和上面陪员一块彩排的内容。

看到失了方寸的苗某长尴尬落魄的样子,大头头失去了温和与儒雅,道:"唉,敢情脱了稿,你是一问三不知啊……"

鉴于汇*报*工*作的不满意,大头头压缩了在禾苗局的行程,也放弃了原本准备在禾苗局吃工作餐的打算。

大头头一行六人下了办公室,驱车去另一个单位时,上级的一位陪员与大头头一行握完手,回头向禾苗局的苗某长恨恨地指了指……

苗某长一脸懵懂,仿佛从一段回忆中尚未回过神来……

来源:无忧故事会